时时彩计划 > 人物 > 人物故事 > 刘惜芬简介 刘惜芬受刑录 令人发指的禽兽暴行!

时时彩 骗局:刘惜芬简介 刘惜芬受刑录 令人发指的禽兽暴行!

浅草 2016-08-05
\

 
  谁说,她的人生短暂?不,有的人跋涉了一生,也不可能达到她那光辉的顶点!
  刘惜芬,1924年出生于厦门。1940年,16岁的刘惜芬为了谋生考进了当时被称为“慈善机关”的博爱医院做护士。
  1945年抗战胜利后,刘惜芬回到家里,用自己学到的医疗护理知识和技能为病人治病。这一时期,她与党的地下组织建立了联系,主动提出入党要求,多次完成党组织交办的任务,对党的事业热情而忠诚。
  1949年9月19日,刘惜芬不幸被捕,被囚禁在厦门警备司令部看守所。 从刘惜芬被捕的那一天起,敌人就挖空心思地企图从她口中得到地下党的机密,从而彻底摧毁厦门的地下党组织。敌人对她施用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,但刘惜芬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和折磨,严守党的秘密,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,用坚强的党性,?;ち苏接训陌踩?,保卫了党!
  10月15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厦门展开总攻。被囚禁在看守所的刘惜芬同难友们已经听到了解放厦门的炮声,她高兴得忘记了全身的伤痛,鼓舞难友们说:“天快亮了!” 然而,就在胜利即将到来的前夜,垂死挣扎的敌人在行将败退之际,对被关押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了大屠杀。1949年10月16日,刘惜芬及地下党员和其他革命群众17人,被绞死在厦门鸿山脚下。
  10月17日,厦门解放。党的优秀女儿刘惜芬,把火红的青春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时年25岁。
  刘惜芬受刑秘录小说(重口味,不喜勿入)
 
  “哗!”一桶冷水泼在刘惜芬的脸上,姑娘的身体被水激得摇动了几下,头依然垂着不动。“哗!”又是一桶凉水,她慢慢苏醒过来。魏清坐在沙发上,抬起惜芬的脸,“阿芬小姐,是招供啊还是继续?”
  惜芬刚刚苏醒过来,眼前一片模糊,渐渐清晰,现出魏清丑恶的狞笑。
  “让我投降,你做梦!”
  “阿芬小姐,我劝你还是趁早招了吧!别逼我剥光你的衣服,小姐还是黄花闺女吧?”说着他又捏捏惜芬秀挺的乳房,姑娘羞愤交加。
  魏清从地上拾起惜芬破碎的胸衣,“说了马上给你穿上衣服,再不招可就是你的内裤了。怎么样?”魏清在刘惜芬同志面前晃动着破碎的粉红的胸衣。
  “呸!畜生!”
  魏清用刀划开了惜芬的裤子,三下两下就把惜芬仅仅剥剩一条内裤遮羞。当敌人的手伸向她的胯部时,刘惜芬紧闭双眼,身体不住地微微颤抖着。
  “嚓”地一声,惜芬的内裤被撕碎了。
  “啊!”虽然早有准备,惜芬仍然不禁发出一声惊叫。
  女儿家最隐秘的羞处裸露在敌人面前。惜芬尽力并拢双腿,可是由于脚被绑着,双腿还是大大地分开着。
  魏清伸手摸着刘惜芬的阴部,姑娘不禁叫道:“不!别碰我!”一直忍住的泪水唰地留下。
  “怎么?阿芬小姐,现在说还不晚。”魏清得意地淫笑着。
  “你们这些禽兽,欺负女人,不得好死!”
  “啊!”刘惜芬发出一声痛楚的呻吟。
  魏清竟然残忍地从刘惜芬的下身拔去一撮阴毛,下流地在鼻前嗅了嗅,拿到刘惜芬面前。
  “阿芬小姐,有点疼吧?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,如果再不说,我有几十种刑具专门折磨你那里。”
  魏清吩咐左右说:“把阿芬小姐捆到刑台上去!”。四个打手一同扑上来,解下了刘惜芬,经过长时间折磨,刘惜芬已经虚弱得无法站立,打手们就提着她的胳膊,把她拖到了刑房的一角。在那里,有一个用妇科手术台改造成的刑台,与手术台不同的是,刑台上增加了很多用来固定女性身体的皮铐和铁链,而且台脚牢牢地固定在了地板上。和手术台一样,刑台上面也有一部无影灯,打开这个灯,刑台上女性的一切将暴露无遗。刘惜芬的神志已经不太清醒,但是当她看到这个刑台时,马上就明白了被捆在这个刑台上的后果——她女儿家的一切都将被肆意地凌辱、蹂躏。刘惜芬用尽最后的力气在打手们的手中挣扎着,拼死不肯上刑台。但是她一个虚弱的女犯,怎么可能敌得过四个强悍的打手?打手们分别抓住她的四肢,猛地一甩,刘惜芬就被重重地扔在了刑台上。不等她从疼痛中苏醒,打手们已经迅速地用皮铐将她的手腕、肘部、膝盖、脚腕铐在了刑台上。这样,刘惜芬就被固定成一个双臂平伸,双腿弯曲大张开的羞耻姿势。
  “哗——”一桶凉水泼在了刘惜芬身上。姑娘的身体激灵了一下,神志也清醒了很多。想到自己被固定成这种耻辱的姿势,刘惜芬真想立刻就大哭一场。但是她明白,这样只会增加打手们蹂躏她的乐趣,也会让魏清更知道她的弱点。所以紧咬嘴唇不使自己哭出来,把脸转向一边,闭上了眼睛?!?/div>
  一桶水灌完了,虽然洒了一些,但还是有三分之二灌进了刘惜芬的身体。打手们抽出了漏斗,可怜的姑娘在刑架上喘息着,等待着酷刑的到来。
  但是,打手们并没有像往常那样,用脚或者木杠猛压受刑者的腹部,他们只是站在那里。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了刘惜芬的心头,她本能地感觉到:敌人的酷刑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残酷。魏清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根手指粗细,三寸多长的橡胶棍,橡胶棍前端稍微细些,末端带有一个小铁环。他阴险地笑着,走到刘惜芬的面前说:“阿芬小姐,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?这叫尿道塞,它能让你今天晚上舒服到家!”说着,他分开了刘惜芬的阴唇,用一根手指伸进姑娘的阴道,往上一顶,在姑娘娇嫩的前庭上,显现出一个不起眼的小红点,那是刘惜芬的尿道口。魏清用另一只手拿起橡胶棍,就向姑娘的尿道捅去。
  “不——你们这些畜生!啊——”刘惜芬瞪大了眼睛,用力地挣着双腿。她简直想不到,世上还有这么歹毒,这么无耻的刑法。橡胶棍捅进狭窄的尿道,带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楚,那种感觉,比钢针探乳头还可怕得多。刘惜芬再也无法忍受下去,她大声地叫着,泪水也涌出了眼眶。
  魏清一直把尿道塞全部插入姑娘的身体才罢手。他吩咐打手们把刘惜芬解下刑台,说道:“把她带回牢房,别忘了把她的手反捆上。”
  两个打手拖着刘惜芬走了出去,魏清挥了挥手,带着另两个打手也走出了刑房。走廊里,魏清看着刘惜芬的背影,得意地对那两个打手说:“对付这种女人,得文火慢烤。用不了多长时间,给她灌进去的水就会变成尿,到时候她膀胱涨满却尿不得出,让她又羞又痛又急,明天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  由于折腾了大半夜,第二天早上十点魏清才来到刑讯室。他命人把刘惜芬提来,不一会儿,随着一阵沉重的脚镣声,刘惜芬被带进了刑讯室。姑娘的双手还被绑在身后,脚腕上钉着重镣。一把铁锁穿过姑娘阴唇上的孔,把她的两片阴唇生生地锁在了一起,使她每走一步,都会痛得钻心。不过最令刘惜芬感到痛苦的,倒不是阴唇上的伤口。昨天晚上被灌进去的水,早已充盈了她的膀胱,而她的尿道却被塞住,无论如何也排不出一滴尿。每当她一走动,极度涨满的膀胱都会让她感受到一种难言的痛楚。她清楚,今天魏清肯定会利用这点来尽情凌辱她。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酷刑啊,刘惜芬不敢想下去了。
  魏清端详着这个赤裸地站立在刑讯室中的年轻女子。刘惜芬乳头上的钢丝已经被拔去,但是乳孔依旧张开着,从里面不断地渗出血来。姑娘的阴毛被拔去好几撮,估计是哪个狱卒干的。由于膀胱极度膨胀,姑娘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,从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出膀胱的轮廓。
  “考虑好了吗?”魏清用手指挑起刘惜芬的下颌,姑娘的脸显得比昨天憔悴了许多,却依然那么刚毅。但是魏清可以从中看出,这份刚毅的表情里,已经流露出了一丝恐惧,这正是魏清求之不得的进展。
  “把她捆到那边去。”魏清指了指墙边的木桩,几个打手推搡着刘惜芬走到木桩前,他们解下了刘惜芬身上的绑绳和铁镣,一个打手拿出钥匙,把锁在刘惜芬阴部的铁锁也除掉了。接下来,他们把刘惜芬捆在了木桩上,双脚分开固定在地面上的两个铁环里。
  “先让我们看一场好戏吧。”魏清拿起一个用铁丝弯成的钩子,钩住了插入刘惜芬身体的尿道塞末端的小环,一用力,尿道塞被拉出了一截。
  “阿芬小姐现在想撒尿了吧,我让你痛快痛快。”魏清说着,用力将尿道塞彻底地拉了出来。
  “哦,不要……”刘惜芬发出了绝望的呻吟,虽然她已做好了受任何侮辱的准备,但是当着这么多敌人的面小便,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。
  “决不能在敌人面前出丑!”刘惜芬暗暗下着决心,拼死收紧括约肌,阻止小便流出。魏清本以为随着尿道塞的拔出,刘惜芬会立刻喷出小便来。但是,刘惜芬的意志超出了他的意料。只见姑娘紧闭双眼,咬紧牙关,由于下腹的胀痛,姑娘的双腿微微颤动着,但硬是不肯排尿受辱。魏清扭过刘惜芬的脸,恨恨地说:“你小丫头还真能挺啊。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!”说罢,魏清找了一把椅子径自坐下了,打手们围在刘惜芬的身旁,一会儿拨弄姑娘的乳房,一会儿将手指抠进姑娘的下体,肆意地凌辱着刘惜芬。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刑讯室里,双方就这么僵持着。刘惜芬感觉到,自己的忍受能力已经达到了生理的极限,失禁只是迟早的事情了。膀胱中越积越多的尿液最终肯定会冲破她的意志,使她在敌人面前受辱。但是,少女羞涩的本能还是支持着她继续着绝望的抵抗。半小时过去了,姑娘硬是挺住没有流出一滴小便。
  “好一个坚强的女人!”魏清心里暗自惊叹,他从椅子上起来,走到刘惜芬面前说:“阿芬小姐大概是觉得这个姿势撒尿不好看吧?弟兄们,给阿芬小姐摆一个好看的姿势。”打手们闻言,便七手八脚地将刘惜芬的双脚从地上的铁环中解开,然后,在每个脚腕上拴上一根绳子,并且把绳子的另一头绕过房梁上的滑轮。打手们拉住绳子用力一拉,刘惜芬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。刘惜芬的双腿挣扎了一下,很快就放弃了。现在身体的任何移动对她来说都是一种酷刑。绳子被越拉越高,最后,刘惜芬的双腿被拉得笔直,双腿间的一切都暴露了出来。
  “怎么样?喜欢这种姿势吗?”魏清分开刘惜芬的下身,在两片阴唇之间,昨天那个小小的红点由于尿道塞的折磨,周边已经红肿了起来。魏清的手里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根筷子粗的铁棍。这当然不是一般的铁棍,而是一把特制的刑具,在它的上面,密布着一圈一圈的倒刺。魏清用它在姑娘的脸上划了划,威胁说:“赶快招供,只要你招了,就把你放下来,让你单独一个人尿,给你治伤,而且很快就会释放你,否则的话,今天就给你疏通一下尿路!”说着,就将铁棍顶在了姑娘的尿道口上。刘惜芬一阵惊涑,睁开了眼,她意识到了将要遭受的折磨,两颗泪珠无声地从她的腮边滚落,但是她依旧一言不发。
  “我让你硬!”魏清手一用力,将那根罪恶的铁棍便插入了刘惜芬那女儿家娇嫩无比的尿道。那种疼痛是任何人也无法忍受的。坚强的刘惜芬也不得不发出了凄厉的惨叫。但是更可怕的折磨还在后面,魏清将铁棍插入了半尺后,又用力一抽,铁棍被拉出了尿道,铁棍上的倒刺将姑娘尿道内壁的嫩肉刮下了好几条!
  “哦,啊——”刘惜芬不顾一切地惨叫着,阴部剧烈地抽动着,双腿用力地挣扎。但是由于脚腕被绳子紧紧地拉住,双腿挣扎的余地非常小?;姑坏人泳缤粗谢指垂?,魏清又再次将铁棍插入了姑娘的尿道,一切又周而复始。当魏清第五次将铁棍抽出姑娘的身体时,刘惜芬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,阴部抽搐了几下,一股清流,从她的下身喷涌而出。
  刘惜芬双腿间的水流喷涌了足足一分钟才渐渐地停止。剧痛和羞辱使姑娘全身剧烈地颤抖着,被捕后,她第一次大声地哭泣出来??吹搅跸Х椅拗乜奁?,魏清暗自高兴,他决定乘胜追击,一举突破姑娘的心理防线,让姑娘在绝望中崩溃。“怎么样?舒服吗?我看阿芬小姐不太喜欢撒尿啊,既然不喜欢,那我就不让你尿!”说着,魏清又拿起那个尿道塞,用力向姑娘的下身插去。
  “啊——”刘惜芬那被剐得血肉模糊的尿道怎么承受得了粗硬的橡皮塞的插入,尽管她尽力不让自己叫出来,但是那钻心的刺痛还是让她惨叫起来。她的双腿剧烈地挣扎着,全身覆盖了一层汗珠。
  “下次我要让你求我给你解开,否则,你就一直这么憋着吧。”魏清将沾上血迹的手指在刘惜芬的大腿上抹净,然后狠狠地说。
  刘惜芬侧过头去,不去理睬魏清的恐吓。她知道,这些人是什么无耻的事都干得出来的。一个女人落到他们手里,任何尊严和贞洁都将不复存在。
  魏清扭过刘惜芬的脸:“怎么?以为完事啦?今天的功课还没开始呢。你是现在招供呢,还是准备到铁马上面去招供?”
  “畜生!我是永远不会向你们屈服的,有什么本事都是出来吧。”刘惜芬鼓足力气喊出了一句话,这也是在激励自己,她担心她真的会在这连续不断的酷刑下崩溃。
  “好,那就怪不得我了,来人,把阿芬小姐放下来,让她尝尝铁马的滋味!”
  几个打手解开了刘惜芬身上的绳子。刘惜芬用双手护住胸部,在打手们的推搡下,来到了另一间刑讯室。
  铁马的外观有些向体育课上的跳箱。在“跳箱”的背部,有一道缝隙,一扇钢板从里面探出来,钢板有一厘米厚,顶部已经被磨薄,那样子就像是立在跳箱顶上的一把钢刀。在“跳箱”的前面,有一个手柄,摇动这个手柄,就能控制钢板的上升。打手们把刘惜芬推到铁马前,强迫刘惜芬跨在了“跳箱”上,然后反绑起她的双手,又把她的脚腕紧紧地锁在了“跳箱”底部的皮铐里。
  “怎么样?招不招?”魏清走到刘惜芬身边,用手放肆地揉捏着她的乳房。旁边,一个打手已经在摇动手柄,使钢板升高,直到钢板顶住刘惜芬的阴部。
  刘惜芬知道,新的考验开始了,她挺直了身子,默默地等待着酷刑的开始。
  “升!”魏清一声令下,打手开始用力摇动手柄。钢板的顶部已经紧紧地压在了姑娘的阴部,刘惜芬的双脚已经被固定,所以一点也没法挣扎。随着钢板的上升,一阵剧痛从阴部袭来!与针扎、火烙相比,这种痛苦的可怕在于它不会很快消失,而是会一直持续着。
  “嗯,哦……”惜芬强忍着剧痛,闭上眼睛,咬住了嘴唇。
  “再升三圈!”随着魏清的命令,打手使劲地摇动着手柄,一圈,两圈,当手柄快摇到三圈的时候,刘惜芬终于忍受不住大声惨叫了起来。
  眼见刘惜芬已经疼得死去活来,魏清得意地对姑娘说:“怎么样?铁马骑得很舒服吧?快点招吧,我还没让他们用力那,你要是再不招,这辈子就做不成女人了!”刘惜芬大口地喘着气,下阴持续的剧痛使她全身大汗淋漓,她挣扎着,艰难地说:“你们做梦!”
  “再来两圈。”魏清平静地一挥手,一个打手过去,替换下了原先那个摇手柄的打手,继续用力摇动手柄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刘惜芬的双腿无助地颤抖着,脚腕被皮铐勒出了血。那块罪恶的钢板,已经深深地嵌入了姑娘的阴户。由于钢板上缘并没有开刃,所以姑娘的阴部并没有流血,但是那种剧烈的压痛比刀割更为难忍。刘惜芬感到,她的阴蒂几乎要被压碎了。她真的希望能昏死过去,至少那样能片刻摆脱这种地狱般的痛苦,但是,命运此时却异常残酷,她的神志依然十分清醒,使她不得不承受这种难忍的煎熬。
  魏清见姑娘疼得脸部扭曲却还不屈服,便恶狠狠地下令:“上锉刑。给她点厉害瞧瞧!”
  两个打手走上前,把铁马前面的那个手柄拔出一截,然后两人合力,用力地摇了起来??膳碌氖路⑸?。顶在刘惜芬下身的那块钢板,竟然前后蠕动了起来!姑娘娇嫩的下体早就被折磨得一片狼藉,此时再被粗糙的钢板上缘狠锉,那种痛苦难以想象。刘惜芬再也顾不上姑娘的矜持,拖着长声惨叫着,她用力地摇着头,泪水也再次夺眶而出。钢板前后锉了不到三下,鲜血就从刘惜芬的私处顺着钢板留了下来。到第八下的时候,刘惜芬的惨叫嘎然而止,姑娘终于被痛昏过去。
  一桶凉水泼过。刘惜芬缓缓地醒来,钢板已经停止了锉动,但是下身的剧痛却依然持续着。她仇恨地盯着魏清,那如火的眼神让魏清一阵胆寒。
  “说不说!”为了掩饰胆怯,魏清大声地吼着,他知道,锉刑是铁马最残酷的刑法,一般的女犯很少有能坚持到用锉刑的,少数坚持到的,锉上几下,也大都会屈服,至少会不由自主地求饶。但是刘惜芬却能坚持下来,的确是真正的硬骨头。魏清看了看铁马旁边的刻度,知道不能再锉下去了,否则刘惜芬的阴部就会被锉烂,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毁灭掉刘惜芬那绝美的肉体。他无奈地说:“给她灌水,然后送回去。”
  打手们提来了一桶水,又拿来了一个漏斗。刘惜芬此时已完全清醒过来,当她看到水桶和漏斗时,立刻挣扎了起来,但是她双手被反绑,下身又骑着铁马,身体能移动的范围很小。一个打手扭住她的头,使她仰起脸,另两个打手一同来撬她的嘴。刘惜芬再也不像上次那样顺从地喝水,她知道,现在灌下去的水用不了多久,就会成为敌人羞辱、折磨自己的工具。对那种难言痛苦的恐惧,使姑娘不顾一切地挣扎着,虽然每挣扎一下,下体都会被钢板剐得剧痛。打手们几次想把漏斗插入她口中,都被她挣开了。
  但是,姑娘的体力已经被刚才的酷刑耗尽了,而且身体又被紧缚住,挣扎的余地很小。不一会儿,打手们就按住了姑娘,撬开了姑娘的嘴。漏斗被插了进去。紧接着,大股的凉水灌了下去。姑娘竭力屏着气,但这只是一种绝望的挣扎,打手们不停地灌着,刘惜芬呛了几次水,剧烈地咳嗽着。一桶水连灌带洒地倒下去了,又一桶水被提了过来……当第三桶水被连灌带洒地倒下去以后,打手们停了下来。凉水已经洒了一地,但是至少有一桶的水已经灌进了刘惜芬的身体。一个打手扭开了一个铁马的开关,顶住姑娘下身的钢板“哗”地一下落了下去。刘惜芬两眼一翻,再次昏死过去,身体重重地落在了铁马上。打手们拥上来,把刘惜芬从铁马上解下,拖着全身瘫软的姑娘,向牢房走去。
 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,身上的伤痛不停地折磨着刘惜芬,使姑娘的身体微微颤动着。突然,随着一阵脚步声,牢门打开了。几个打手闯了进来,新一天的酷刑又要开始了。他们解开刘惜芬身上的锁链,捉住姑娘的双臂,把她拖到了刑讯室。
  魏清还没有来,但是很显然,他已经向打手们交待了刑讯方案。打手们也不多说什么,便把刘惜芬牢牢地捆在了一个靠墙的大字形木架上。姑娘的双腿大分开,四肢都被几道绳子牢牢捆住。打手们特别地拿来两块厚厚的橡胶垫,垫在了姑娘的脚下,这时,两个打手推来了一个沉重的铁箱子,另一个打手忙着接电线。刘惜芬一看就明白,敌人要给自己上电刑了。她咬紧嘴唇,准备承受即将来临的折磨。
  一个打手从铁箱子里抽出一根电极,走到刘惜芬面前。他拨弄了几下姑娘受伤的乳头,趁着乳头勃起的时候,把电极夹了上去。
  “哦……”为了防止女犯在受刑挣扎时夹子脱落,电刑用的夹子都很紧,而且边缘都带有锯齿,刘惜芬受过酷刑的乳头哪里经得起这般折磨,一阵剧痛袭来,姑娘闭上眼睛,发出一声轻吟。
  “这就受不了啦?好戏还没开始呢!”打手端过来一个铜盆,放到了刘惜芬双腿间的地上。然后,他又抽出一根电极,夹在了铜盆的边上。
  “怎么样,准备好了吗?”一个熟悉而可怕的声音传来,魏清推开刑讯室的门,走了进来。“准备好了,只差开闸了。”一个打手报告。
  “把电闸合上试试。”魏清吩咐。
  电闸被合上了,铁箱上的几个指示灯顿时发出了幽幽的绿光。电压指示器指示到了黄色的区域。但是,由于刘惜芬脚下垫着厚厚的橡胶垫,而且身上只连着一根电极,所以,并没有电流通过她的身体。
  “好戏开始啦!”魏清阴险地笑着,走到刘惜芬身前,像前一天一样,慢慢地拔出了刘惜芬尿道里的塞子。
  “哦——”刘惜芬痛得低吟了一声。但是折磨只是刚刚开始,尿道塞被拔出后,膀胱里全部的压力都集中在姑娘的下阴。而在前一天的酷刑中,姑娘的尿道、括约肌都已被那根带刺的铁棒剐得伤痕累累,一收缩就钻心地疼。姑娘知道,只要她一放尿,电流就会顺着尿液,从她的阴部贯穿她的全身,等待她的,将是灵魂与肉体的双重折磨。沉重的绝望笼罩着刘惜芬,而姑娘已经没有选择,只有咬牙硬挺。
  “招了吧,只要你点头,我立刻给你断电。”魏清在一边诱惑着。刘惜芬已经没有精力回答他,但是仍用尽最后的力气一甩头,侧过头去不理他。秀丽的短发挡住了姑娘的半边脸,刘惜芬现在只能通过这种姿势躲避开打手们那贪婪的目光。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刘惜芬以巨大的毅力坚持着,姑娘感到小腹的坠痛一阵高过一阵,那种持续的压力,比任何酷刑都难以忍受。好几次尿液险些冲破她的理智,而当她收紧尿道时,尿道里的刑伤又会使她疼得眼前发黑。姑娘的双腿抖得越来越厉害,而打手们则围成半圈,津津有味地等着看这个美丽端庄的姑娘出丑。
  “啊……”随着姑娘一声绝望的呻吟,生理的极限终于突破的刘惜芬的理智,尿液喷涌而出,径直打在铜盆里。刘惜芬还想收住,但是一股剧烈的电流,顺着尿液袭来,像一条毒蛇一样咬住了姑娘的阴部,那里是女儿家最娇嫩的地方啊。姑娘感到有无数根钢针从她的尿道插进了膀胱,又插向了身体深处,难以想象的剧痛使刘惜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她大声地惨叫着,身体剧烈地抽搐着,尿液像决堤的江河一样,再也无法收住。打手们看着这幕人间惨剧,一个个兴奋得摩拳擦掌。
  酷刑持续了两分钟,刘惜芬小腹里的尿液终于排完了,但是姑娘却感到尿意依旧很急——这是神经收到强烈刺激的后遗症。仅仅两分钟的时间,刘惜芬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全身流满了汗水。魏清走过来,扭住姑娘的下颌,逼迫刘惜芬面向着他。恶狠狠地威胁道:“舒服吗?想不想以后每天都这么来一回?这还只是你每天受刑前的功课!”
  刘惜芬已经接近虚脱,她闭上眼睛,不理会魏清的威胁,只是坚定地摇了摇头。
  “把她放下来,给她洗干净,二十分钟后继续整她!”魏清失望地对打手吼叫着,离开了刑讯室。
  一连五天,特务们在魏清的指挥下,轮番地刑讯刘惜芬。藤条抽阴户、开水滴阴蒂、把铁条捅进肛门后用火烤……一套套法西斯的酷刑被加到刘惜芬柔弱的女儿身上。为了使刑讯的痛苦不中断,特务们每次刑讯后不再把刘惜芬押回牢房,而是在刑讯室里架起了一张木板床,床的四角钉上镣铐。每次刑讯后,特务们就把刘惜芬双腿分开锁在床上。最为歹毒的是:特务们在床板靠近姑娘下身的地方开了一个洞,然后把那个连了电极的铜盆放到洞下面。而另一个电极,不是夹在姑娘的乳头上,就是夹在姑娘的阴蒂上。这样刘惜芬每次解手,电流都会顺着尿液刺入姑娘的下身,使姑娘象一条离水的鱼一样在床上无助地挣扎跳动,小腹和大腿上的肌肉不停地悸动、痉挛,直到最后被痛昏。特务们似乎特别喜欢看这种他们称之为“铜尿盆”的惨剧,所以,每次刑讯的最后一道酷刑,肯定是给刘惜芬灌凉水或者灌辣椒水,灌完后,他们就把肚子被胀得鼓鼓的姑娘锁上刑床。这样,从每晚被锁上刑床,到第二天从刑床上解下来,刘惜芬至少要遭受三次“铜尿盆”的折磨。每天晚上,姑娘绝望的惨叫声,即使在很远的牢房中都能听到。
  后记:据中共官方记载,1949年10月16日,我党优秀地下工作者刘惜芬,被国民党的刽子手秘密绞死在狱中。
关键词: 刘惜芬

日期选择

一周热门

查看更多
  • 你问对了,但没有说到点子上。我告诉你吧,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。私有制不除,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。懂了吧,哈哈。 2018-10-18
  • 搞科研的普遍缺乏推销自己的能力,无力穿越世俗那堵墙。 2018-10-18
  •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智慧 2018-10-08
  • 陕西凤翔“血池”密档:祭祀谜团有望解开 2018-07-19